忍者ブログ
  • 2017.11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2018.01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2/16 08:14 】 |
一夜橋

 我應該是在做夢。

 艾伊查庫跟艾伯一起走在陌生的街道上,一邊走一邊這樣想。街道又寬又乾淨,兩邊鋪著平平整整的紅磚石,怎麼看都不像是他們的官邸附近。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夢,可能是因為這條街道本來就漂亮得好像假的一樣。街道兩邊的建築都好像隱沒在雲霧之中,艾伊查庫的腳下也像踩著云一樣使不上一點力氣。他們就那樣不急不緩地並排走著,前面是兩個小小的身影。大概是十歲上下的孩子,背影看起來幾乎一模一樣,可是那兩個背影也模模糊糊的,他不太確定。昏昏沉沉的大腦似乎放棄了思考,艾伊查庫只知道自己和艾伯在跟著前面的小孩走,可是卻不知道要走去哪裡。

「……還是趕快回去比較好吧?」

 他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勉強擠出這句話。天色看起來不早了,他依稀記得艾伯好像還有很多公務沒處理完。再不回到官邸的話,警衛們說不定要全城尋人了。身邊的艾伯聽到他的聲音停下腳步想說什麼,前面的小孩也突然停了下來。

「要出去嗎?大人說這個時間出去會很危險,所以千萬不可以跑去障壁外面耶。」

 艾伊查庫順著小孩手指的方向看過去,真的看到包圍著城鎮的黑色障壁一直綿延到視野之外。小孩的臉也像是隔著一層水汽一樣模模糊糊的,他總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這個小孩,可就是想不起來。

「障壁不是早就全部拆除了嗎,這裡怎麼會有……」

 他聽到艾伯這樣說,看來搞不清狀況的不止他一個。他們兩個一起看向前方的小孩子,對方的表情看起來卻比他們還困惑。

「你在說什麼啊?拆除障壁的話,渦的魔物不就會跑進城鎮了嗎?」

 艾伊查庫拼命凝神想要看清楚那個小孩的臉,視線卻怎麼也沒辦法對上焦距。到最後他甚至有些輕微的嘔吐感,這讓他想起在連隊時的武裝艇搭乘訓練。小孩子一點都沒注意到他的不對勁,說完之後還向旁邊那個一直保持沉默的孩子確認了一遍。

「對吧,伯恩哈德?」

 ——霧突然散了。


 

 我應該是在做夢。

 艾伯李斯特皺著眉頭這樣想的時候,身邊的艾伊查庫正一把將雙胞胎之一抱起來。夢見跟艾伊查庫一起走在完全不認識的街道上,遇到了還是孩子的伯恩哈德和弗雷特里希——。五十字以內就能概括完的故事梗概,毫無合理性更缺乏邏輯,這樣的怪夢讓帝國的智將有一絲輕微的頭痛。

「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

「是班賽德啊。」

 被艾伊查庫舉在半空的孩子這樣回答他。艾伯李斯特從來沒有聽過這個地方,地圖上也沒有見過這樣的名字。艾伊查庫跟艾伯李斯特一樣從剛才開始就一語不發,過了好一會兒才終於一臉肅穆地開了口。

「你們原來真的是雙胞胎啊……」

「用看的就知道吧?」

 比較沉默的那個孩子間不容髮地頂了回去,皺著眉頭的樣子仔細看看居然還真的有幾分記憶裡那位前輩騎士的影子。艾伯李斯特想到這裡突然驚覺自己也差點要被這個古怪的夢帶著走了,所以他慌忙乾咳了一聲。

「艾伊查庫……只是名字一樣而已,再怎麼說這也……」

 他說到一半就停了下來。艾伊查庫在對他笑,笑容里有種他從來沒見過的東西。也許只是艾伊查庫沒讓他看見過而已,但那種事現在無關緊要。他停下來,認認真真地聽艾伊查庫說話。

「就當是他們啦。」

 艾伊查庫收回視線不再看他,而是跟抱著的小孩玩起了拋高高。他還在一言不發地聽,但他覺得艾伊查庫說話的對象可能不是他。

「反正只是做夢而已。」

 太陽和艾伊查庫的聲音一起沉入黑色的障壁之外。

 

 

 

 十歲的伯恩哈德和十歲的弗雷特里希,長得真的一模一樣。

 要說的話,他們現在的樣子比較像以後的弗雷特里希。「你說伯恩哈德是怎麼長成那個樣子的?」艾伊查庫偷偷問他,他沒有回答。他也答不上來。他們找了一個涼亭坐下,聽伯恩哈德和弗雷特里希說自己的事情,主要是弗雷特里希在說而伯恩哈德偶爾開口補充。比如說他們之前偷偷跑出障壁玩結果迷了路,是伯恩哈德看著天上的星星才找到了回城的方向;比如說那之後他們被衛兵和爸爸媽媽都痛罵了一頓,到很晚很晚才能上床睡覺;比如說那次看到的湖真的很漂亮,漂亮到弗雷特里希拼命比劃著想向他們描述卻找不到合適的詞。

「原來如此,有那麼漂亮啊。」

 艾伯李斯特很想告訴他們他和艾伊查庫小時候也經常偷偷溜出障壁去看外面的景色,那時候看到的景色也跟兩兄弟探險時看到的一樣漂亮,等等等等。可他不想打斷弗雷特里希的話,所以始終沒找到開口的時機。艾伊查庫一直在「之後呢?」「還有呢?」「再多說一點!」地鼓勵弗雷特里希說下去,說話的空隙里對上他的視線,兩人同時露出了會心的苦笑。

「不過話說回來,渦裡面到底是怎麼樣的?好想進去裡面看一次啊!」

 弗雷特里希的話引來了艾伊查庫的一陣爆笑。

「哈哈哈!原來你這麼小的時候就想著要進渦了啊?」

「什麼啊,說得好像你見過我們長大之後一樣。」

 艾伯李斯特猛地抬起頭,想要阻止艾伊查庫,可是已經太遲了。艾伊查庫笑嘻嘻地用力點了點頭。

「我就是見過啊。」

 

 

 

 不妙了、糟糕了、說出了原本沒打算說的話、做出了明知道不可以做的行為。

仔細想想,一般腦子里這樣警鐘大作的時候,不妙和糟糕的事情肯定都已經發生了。雙胞胎的眼神像是在催促艾伊查庫說下去,他卻僵在原地說不出一個字,只感覺自己面部的肌肉逐漸開始有點抽搐。

 這只是個夢而已。他當然不可能見到十歲的伯恩哈德和弗雷特里希,更不可能像這樣跟他們談論未來的他們。跟夢裡的幻象說得再多,也不可能改變已經發生的事實。

 然而,不過,即使如此。

 你們長大之後,會在渦里死掉。

 看不到障壁被拆掉的城鎮,也看不到即使如此還是因為回家晚了一點而被父母痛罵的小孩。

 我們有好好保護自己,也有好好地活著。

 可是我怎麼跟你們說呢?

 艾伊查庫張了張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他再試了一次,擠出來的聲音乾澀而嘶啞,像是不認識的別人在說話。

「你們,長大,之後……」

「——會變成很厲害的人。」

 艾伊查庫轉過頭,盯著艾伯看。黑髮的青年看著自己交握在膝蓋上的十指這樣說,臉上的表情不知是像哭還是像笑。

「劍術很厲害,槍法也很厲害,能輕鬆打跑可怕的怪物,變成童話主人公一樣的大英雄。

「會操縱帶著強力武器的飛艇進入渦里,然後讓那邊的怪物再也沒辦法到這邊害人。

「會救下很多——很多被渦襲擊無家可歸的小孩子,多到你們沒法一個個記住他們的名字。但即使如此,他們還是會把你們當做偶像,拼命鍛煉,拼命長大,為了有朝一日可以成為像你們一樣厲害的人。」

 這個叫做班賽德的城鎮,到了傍晚會變得異常安靜。

 天空的顏色一點點從淺紫變成深藍,周圍的一切似乎都失去了聲音。無邊無際的靜寂之中,只有艾伯沉穩的聲音一直迴蕩在他耳邊。艾伊查庫感覺有什麼在拍自己的肩膀,抬起頭才發現伯恩哈德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了自己面前。

「不要哭。」

 伯恩哈德簡短地對他這樣說,既沒有問理由,也沒有更多的安慰,綠色的眼睛里看不到多少感情的波動。艾伊查庫模模糊糊地想起來,他好像從來就沒見過伯恩哈德的表情出現什麼劇烈變化。他不知道自己當時是不是在哭,他只記得自己抓住了伯恩哈德的肩膀,對他聲嘶力竭地大喊。

 ——不要死。

 或者諸如此類的內容。他連自己有沒有喊出來都不記得了,輕微的眩暈和嘔吐感再一次向他襲來,眼前的景象在那一瞬間收縮扭曲,急速離他和艾伯遠去。

 

 十歲的伯恩哈德和弗雷特里希和他們的班賽德,很快就將他拋在了後面。

拍手[3回]

PR
【2017/07/06 19:36 】 | UNLIGHT | 有り難いご意見(0)
<<《月之影,影之海》4-8 | ホーム | 【慶生】銀龍草(ぎんりゅうそう)>>
有り難いご意見
貴重なご意見の投稿














<<前ページ | ホーム | 次ペー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