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2017.11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2018.01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2/16 08:19 】 |
戰BA三刑同人翻譯·二十心已朽

撒西不理的更新。對不起,這是拖了好久(還破爛得像坨**一樣)的廢物突然爆發品。原文在P站。地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123765,作者是上坂。這裡是架子的翻譯http://blog.163.com/fengyu_123/blog/static/580234662010111772939788/,看這個版本覺得想吐的就毫不猶豫地奔向架子求治愈吧(趴
上坂小姐……我……我毀了你家的三刑(。

二十にして心すでに朽ちたり
二十心已朽


 

朦朧的光芒之中,我只期望著自身的老去。 
關原之戰后像是夙願得償外的附贈品一樣的天下,我原本是想著扔了不管的。為秀吉大人復仇雪恨就是我的全部,充塞于日本大地上的螻蟻之輩要如何生活這種事,我才不管。然而即使如此我也沒有堅持推去治國之責,都僅僅是,因為刑部的話。
 
天下自來入汝懷,怎合這般輕言棄去。嘛,總是先收下為好。
 
給我穿上為拜官式而定制的裝束的時候,刑部笑著這樣說道。刑部帶著打發孩子出門的父母的表情,目送著不情不願地點了頭的我去上京。之後可于道上買些點心,這樣說著,又往我懷裡塞了些零錢。
赴京之後,我被朝廷任以征夷大將軍之職,刑部也被賜予了新的官位。刑部不再是刑部少輔之後,我還是習慣性地像以前一樣叫他刑部。這種時候,刑部也會一如既往地應著“是是”,不知為何很高興似的眯起眼睛。
 
慌忙紛亂的日子繼踵而至。將一切從一開始重建,比起破壞來要難太多了。我就如同字面意思一般,廢寢忘食,四處奔走。即使如此,我也絕不忘每天一次到刑部在別院的居室去。總覺得只要枕在刑部的膝上,全身浸于燻香的柔軟空氣之中,疲勞之類就會全部溶融消去了的樣子。刑部梳理著橫躺著的我的頭髮,不斷重複安眠曲一般勸誡的言語。
 
不可疏漏了一日再食。
片時僅刻亦好,夜中須臥榻眠憩。
 
我總是含含糊糊地答應著他。刑部也總是低低笑著,啊呀真是無法可想,三成無論年歲幾何都是童子哪,這麼說道。
 
可是,有一天晚上月光明亮得過分,刑部一反常態地寡言少語。而代替平素的絮語,出其不意地掛在了嘴邊的是意想不到的話。
 
須頃此世安定之時哪,三成。迎娶與征夷大將軍之座相稱的妻室吧。
而後早日誕下子嗣。知道嗎。
 
不知刑部在想什麽才會說出這樣的話。我從來沒想過要什麽女人。更何況什麽孩子,連說都不會說。那種東西我不需要,我脫口而出這樣答道。聲音粗暴得可怕,連我自己都被嚇了一跳。不知爲什麽我被嚴重地動搖了。我只要有刑部就夠了,死後的天下什麽的給毛利拿去好了,向著停下了梳理頭髮的手的刑部,我一口氣這樣說道。近乎歇斯底裡地,這樣說道。
 
汝當于太平之世中,一生多福。汝當長生,三成。盡可能長久地,哪。
 
刑部好像沒聽見我的話似地,說了下去。他的語氣明明溫柔得近乎哀傷,在我聽來卻是徹徹底底的詛咒。
我發了脾氣地不斷搖頭。刑部究竟在說什麼呢,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我只是一直閉緊眼睛塞著耳朵咬住嘴唇。於是對話就到此為止。而後我在繁忙之中,將一切拋諸腦後。
 
 
治理日本的綱領大致定下之後,刑部和我也終於緩過氣來,就是那個時候的事情。清楚地記得那一晚,到處都是吵鬧得異常的狗叫聲。黑暗之中,狗群遠遠近近地,拖長了聲音吠叫。也有人說,那不是狗而一定是狼不會有錯。不過只要不妨礙到刑部,那是狗抑或狼一向都與我無關。
格外悠長的吠叫聲消溶于屋外的黑暗之中,屋裡的燈火搖曳不停。今宵燈明甚是晦暗哪,在油燈下閱讀書卷的刑部,突然這麼說。即使給他換掉燈芯,添上燈油,他還是不停小聲抱怨好暗好暗。疲勞傷眼了吧,該休息了,我這樣對刑部說著,半是強迫地把不情不願地說著“尚有欲知之事,且是再待一刻”的刑部按到了被褥上。竟是得汝憂心了哪,刑部啞聲笑道。離開的時候,我還叮囑他要好好休息。刑部在床褥之中,搖了搖纏著白色繃帶的手。
 
第二天的早晨,刑部沒有出現在早膳的席上。
我被奇異的不安驅使著慌忙起身,跑向刑部居住的別院。
那之後,刑部果然還是沒有休息。所以今天早上才睡過頭了吧。或許是在那個書本雜亂地堆成了山的房間里,因為沒有拐杖而難以行動也說不定。會不會是像之前那樣正弓著背在床上乾咳著停不下來呢。是哪個都好,快一點,我一定要快一點去接他才可以。
不知為什麼,也不知是對誰,我只是拼了命地在心裡反復辯解著。
 
 
那之後的事情,一切都變得很模糊。
記得總是一片靜謐的那座別院里,嘈雜得讓人嫌惡。
記得見過的下人,哭著對我說了什麼。
記得一言不發躺在那裡的友人的面頰,冰冷得,不可思議。
 
不知什麼時候趕來的長曾我部和島津,輪番對我說話。可是,他們結結巴巴地是在說什麼呢,我不明白。那兩個人,像是看著什麼淒慘的東西一樣看著我。為什麼要露出那種眼神呢,我不明白。我明明,連眼淚都不曾落下。
 
葬禮由毛利全權負責。我像木偶一樣被擱在一邊,聽著誦經的聲音。
離城不遠的山丘上,建起了巨大的墓。
我卻怎麼也沒辦法到那裡去。
 
 
之後過了一年。
盛大的法事之中,我的視線茫然地追逐著誦經僧侶閃閃發光的袈裟上躍動不停的陽光。刑部已經不在了,為什麼太陽還是這樣閃耀呢。我只想著這樣的事。
佛事完結之後,就是酒宴。酒席上,坐到了首座鄰席的毛利說,為了鞏固幕府的體制,繼承人是必須的。那又怎麼了,我這樣答道。喪期也過了,迎娶正室吧,毛利說。啊啊,對了,刑部也說過這樣的話。我望著虛無的天空想了起來。我娶了女人的話,刑部也會高興吧。毛利沒有回答我的自言自語,只是不帶任何感情地問道,我會準備合適的女人,有什麽要求嗎。要又瘦又高的,我把玩著衣帶上的蝶形銀飾,回答了他。
 
不到一個月之後,浩浩蕩蕩的行列就隨著成為正室的女人進入了大阪城。聽說是毛利的什麼遠親的女兒,入與之前才被毛利認作了養女。我聽著這些話,像是聽著別人的事情。
祝詞毫不耽擱地完結。進入新房之前,女人全身都被塗上軟膏,纏上了用舊的繃帶。事前也已向她申明,在床上即使只是一點點聲音也不許發出來。
臥室之中並沒有重新做過準備。作為代替的是,運進了配上對蝶圖樣的香爐和燭臺和幾帳。
香爐散出的讓人懷念的燻香之中,我與人偶開始了交合。
緊緊閉著眼睛,我玩弄著被反復洗濯而變得粗糙的繃帶,不知多少次到達了頂峰。
 
 
月滿月虧,而後不知悔悟地團圓复離缺。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城裡變得一片忙亂。聽說是,孩子出生了。
是眾望所歸的嗣子,臉和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一副感動至極的樣子這樣稟告我。有人進言說爲了廣示天下他是我的繼嗣,嬰兒的名字該用我的幼名佐吉吧。可是我給孩子,起名叫紀之介。那是在年紀尚幼之日與我相遇時,刑部的名字。
產房前第一次交到我手上的紀之介溫石般和暖,在我的懷中像著了火一樣大哭。我想著紀之介身上會不會有哪怕一點點刑部的影子呢,半開玩笑地尋找著。可是,小孩子哭泣的時候吊起來的眼梢也好霜降一般的白髮也好薄薄的嘴唇也好,跟刑部一點相似之處都沒有。
大阪城中,道賀的人們紛至沓來。
帶來了據說能計量時間的奇妙機關的長曾我部,問我孩子可不可愛。我老實地回答他說,看起來跟狐狸崽子似的。長曾我部仔仔細細地端詳了我的臉之後,豪爽地放聲大笑起來。機關鳴響小小的鐘聲。
 
 
而後時間流逝。
紀之介學會了在榻榻米上爬行,再之後學會了走路。不知有什麼好玩的,跌跌撞撞地緊跟在我後面到處跑。從他開始鸚鵡學舌地模仿我說話,我就故意教他古奧的措辭。我教他叫我三成,而不是父親大人。他的衣物每一件都是暗紅或白,衣上必有蝶的刺繡或是染樣。家中也有感到不滿的人,我才不管。
機關不知飽足地不斷刻下時間。每過十天,我就為它卷上發條。
 
每日的大半時間我都在刑部以前居住的別院度過。
我抱著紀之介坐在邊廊之上,漠然地耐下春光闌珊,夏日深幽,秋意漸濃與冬季輪回。現在眼前的庭中櫻樹撒下紛紛揚揚的花瓣,雲雀綿長的鳴叫從光亮的雲間流注而下,所以我所在的這個地方應該正是春天吧。
可是,很久以前告訴我九霄之上鳴叫鳥兒的名字的友人,已經哪裡都找不到了。
世間平穩,天空藍得莫名,膝上我的孩子如此溫暖。
壁龕中的機關鳴響澄澈的鐘聲,報出時間。
只是,刑部,你已不在。
 
刑部說,不可疏漏了一日再食。
所以我每日朝夕,咽下飯桌上的食物。
刑部說,夜中須臥榻眠憩。
所以我每夜每夜,橫躺在被褥之間凝望頭頂的黑暗。
刑部說,要我娶妻生子,在太平之世中幸福地活下去。
說要我盡可能長久地活下去。
所以我與名字都記不清的女人交合,生下孩子。太陽升起,而後沉落。時光空自流過,我定時卷起發條。忘卻了紛爭的這個世上,我會活得很久吧。
可是,只有所謂的幸福我無法做到。
無論如何,也做不到。

拍手[7回]

PR
【2011/06/27 11:29 】 | 未選択 | 有り難いご意見(5)
<<【小說錄入】デビルサマナー葛葉ライドウ対死人驛使(人物紹介+1-1) | ホーム | 【漫畫】惡魔召喚師葛葉雷道對孤獨之稀人第四話:深夜的决鬥>>
有り難いご意見
無題
翻译的很细腻啊啊啊…好细致…爱死翻译了,爱死这个文风了……=3=……
【2011/06/27 11:42】| | お客 #560550e6a8 [ 編集 ]


無題
唔啊啊啊!!!可恶阿蜃你好棒啊啊啊!!!TAT【号泣
【2011/06/27 11:51】| | mosaic #554826acdc [ 編集 ]


無題
萌叔你好厉害啊!!!!!!!!!!!!!!!!!!!!!!!!我真的是第一次看完同人文!!!!!!!!!!我喜欢这样的文字!!!!!!!!!还有= =,刑部究竟是不是男的= =??啊啊!!!!!!!!!!!真的好厉害!!!!!!
【2011/06/27 13:05】| | お客 #2ab53f6094 [ 編集 ]


無題
哦哦哦哦哦!叔叔的翻譯美啊~叔叔繼續加油!
【2011/06/27 17:17】| | お客 #54a8f7f592 [ 編集 ]


ZMprzOU6U
No queotisn this is the place to get this info, thanks y'all.
【2013/08/17 08:30】| URL | Gabriel #368f2acc9c [ 編集 ]


貴重なご意見の投稿














<<前ページ | ホーム | 次ページ>>